电脑版 | 手机版

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德国新闻 >德国新闻

在德国,新风系统的巨头们开了一个会

2019-04-15 16:59:31 | 来源: | 阅读:725

在德国,一般认为室外空气质量优于室内。(《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 摄 )

“我们每天停留在室内的时间达到16小时以上。当人们身处办公室,比如写字楼总是要使用激光打印机等,而这些办公电器排放的颗粒物,实际会对工作人员的健康造成伤害。另外一个不可忽视的是,我们在卧室的停留时间也很长,二氧化碳浓度的升高,会对健康产生影响。”3月18日在德国巴符州尼登哈尔市举办的第三届中德新风行业技术交流论坛(下称论坛)上,FGK(德国建筑空调专业协会)欧洲董事长Claus Händel在演讲中提到室内空气质量对于人体健康的影响。

提升室内空气质量的途径很多,其中之一是为建筑物安装新风设备。净化空气,这是中国民众对新风系统最直观的印象之一。事实上,新风系统的诞生与建筑节能有更加直接的联系。

从保温壶原理看“被动房”

在建筑节能领域,被动房(国内多称为“被动式超低能耗建筑”)是当下的流行趋势之一。它早非纸上的概念,而是业已成熟的现实产品。

“我们可以把被动房想象成一个保温壶。”德国被动房研究中心的专家Berthold Kaufmann说,除了房屋建造中使用保温材料,被动房还需要采取其他许多措施,“气密性”也是其关键词之一,“可以用‘密不透风’来形容被动房”。

保温的概念既包括保暖,也包括保凉。一般情况下,当热水被倒入保温壶中,可以有效延缓其冷却的进程;同样,将一根冰棍置入保温壶,也可以有效减缓其融化的速度。所以被动房既能实现保暖,也能实现保凉。

“六成以上的建筑能耗来源于采暖和制冷,产生这部分能耗的根本原因是室内外温差引起的热交换。热交换方式包括对流传热、热传导和辐射传热。外窗设计主要解决辐射传热和热传导的问题,外墙保温主要解决热传导问题。而传热能力最强的对流传热,就需要通过提高建筑的气密性来解决。”凯瑟斯劳滕大学教授Thomas Lechner在论坛上介绍。

在密不透风的被动房中,则需要使用新风系统这样的机械通风方式,通过风机把室外空气从系统入口处引进,再将室内空气从系统出口处排出。合格的新风系统在产品设计时,必须确保其通风量达到维持室内空气质量的要求,包括考虑各类气体浓度等要素。

不仅仅是被动房,提升气密性是许多建筑实现节能的重要方式。“由于建筑物在节能过程中变得密不透风,因此新风系统是必须配置的。” IGE(德国建筑能源热能技术和储能研究所)检验司司长Bernd Klein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除节能外,被动房还有其他优点,譬如降低室外噪音对室内的影响。一般来说,被动房的舒适度优于普通传统建筑,前提之一是新风系统的有效运行。

室内和室外哪个空气质量更好?

3月18日,第三届中德新风行业技术交流论坛在德国巴符州尼登哈尔市举办,图为论坛现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 摄)

新风系统的运行需要因地制宜,根据不同环境设计出不同产品,增加或增强某些功能。比如维持室内湿度平衡,在寒冷地区需要加热入户空气等等。而在中国,人们普遍关注的一项功能是净化室内空气,尤其是减少PM2.5等固体颗粒物。“新风行业在中国的发展,目前主要推广的叫‘新风净化系统’。”中国空气净化行业联盟秘书长、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低碳建筑研究中心主任邓高峰在论坛发言时,强调了“净化”二字。

在德国,一般认为室外空气质量优于室内。“空气质量指数达到70、80的时候,人们就会认为情况很糟糕,政府可能会采取一些措施,比如车辆限行、鼓励使用公交工具等。”新风系统制造商Dream Maker公司的CTO Erwin Grohmann介绍。该公司面向德国的产品,在空气入口处虽然也要加装滤网,但只有一道粗效滤网;而针对中国的产品则会安装3到5道过滤装置,以强化其空气净化功能,减少进入室内的PM2.5等固体颗粒物。

新风系统的空气净化效果如何?

在中国,由天津大学牵头,汇集清华大学等国内高校、研究机构以及房地产企业,完成了一项科研项目。其主要内容是,在中国的5个气候区选取11个城市,对近300个住户进行自然通风和机械通风的监测。该项目参与者之一、天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孙贺江表示:“和自然通风相比,机械通风有改善室内空气品质的作用。”

他介绍:“以室内PM2.5浓度为例,在监测阶段统计的情况表明:采用机械通风和自然通风方式,夏季室内PM2.5浓度的区别不是很明显;秋季使用机械通风,PM2.5超标率会适当降低一些;而冬季使用机械系统,PM2.5超标率明显低于自然通风。”

新风产品在中国增长迅速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建筑节能水平的提升,以及民众对于空气质量的关切,新风作为新兴行业,当前产值虽然不高,但增长迅速。

新风系统的规模增长与建筑面积的增长相关。邓高峰说:“中国的既有建筑面积是600多亿平方米,德国的既有住宅面积才31 亿平方米,中国每年的增量,可能相当于德国既有住宅面积总量的百分之六七十,这是一个巨大的数量。”

“新风产品的销售量,在中国大概是从2013年开始快速增长,当时增长率是20%多,而2017年和2018年的增长率达到40%多;销售额在2018年突破百亿元人民币的规模,达到110亿元左右。2019年的销售额,最保守的估计是120亿元,如果今年做得好,我认为130亿、140亿元都是没问题的。” 邓高峰还介绍。

Dream Maker 德国公司总经理袁袭则介绍:“我们公司于2015年进军中国市场,每年市场的需求量和我们的生产量都在翻倍,就是说年增长率达到100%以上。比如,我们去年的销售额是1亿多元,今年我们认为达到5亿元是有可能的,而明年的销售目标定在10亿元也不是完全没可能。”她还说:“‘新风’这一概念在中国的普及,大约出现在2014年、2015年。我们认为,目前行业增长的爆发点尚未到来,但即将到来。”

新风系统制造商 Dream Maker 公司在德 国的一处工厂。(《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胡巍 | 摄)

新风行业在国内的发展还存在一些问题。

邓高峰说:“在产品质量标准方面,监管有待进一步完善。当然,中国政府也在制定和改进一些地方标准,并希望通过这些地方标准,强制推行、优化新风净化设备在安装等方面的工作。比如去年,北京市在全国率先推出了居住建筑的新风系统技术规程,该标准明确规定,北京市所有新建建筑必须为新风净化系统的安装预留位置。”

“在技术工艺的提升方面,中国不能说没有自主知识产权,也不能说没有研发投入,但产品的很多关键技术没有得到突破,包括风机、过滤器、整体的系统设计等,实际上还是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此外,现在国内很多厂家实际上是在做贴牌生产,并没有在研发方面投入更多来促进行业或者技术的提升。”

德国制造的竞争力:1分07秒、3到5名工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德国采访期间发现,一些生产新风产品的厂商加大了对中国市场的生产量,这也将会对国内产品形成越来越大的竞争压力。

以Dream Maker公司为例,目前其业务重心明显倾向中国市场。该公司的第二条生产线已经调试完毕,正在等待验收通过,将于近期正式投入生产,其产能超过老生产线。袁袭介绍,未来公司的老生产线主要面向德国等欧盟国家市场,而从新生产线上下来的产品,将针对亚洲市场。他还进一步透露,所谓亚洲市场,主要指中国,“可能达到100%的比例”。

Dream Maker 公司正在作业的工人。得益 于自动化程度的提高,一条生产线上所需的 工人数量越来越少,这使得制造业的人力成本大幅下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胡巍 | 摄)

Dream Maker公司为何不直接在中国建设新生产线?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并不讳言,“德国制造”本身就是产品的卖点之一。他还说,由于其产品主要定位于中高端市场,不仅采用德国设计,包括产品配件也主要源自德国。其工厂所在的园区,恰好有相关的行业发展积淀,已经形成完整和成熟的产业链。“成品销往中国会由于关税等因素增加成本,但将配件运至中国也会增加成本,两者抵消后区别不大。”

Erwin Grohmann指出:“中国拥有更低的单个劳动力成本,这是一个事实,但是目前因为工业4.0技术等因素,生产的自动化水平大大提高,所需的工人数量并不多,所以人力成本也是类似的。”记者在观摩其新生产线的演示时注意到,整条生产线上仅有3名工人在作业。袁袭介绍:“工人的工资很高,但人数不多。新生产线的效率达到最高水平时,生产一台成品的理论耗时为1分07秒,即便如此,生产线上也仅需3到5名工人作业,因而人力成本就显得微乎其微了。”


德国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德国中文网公众号(德国中文网 ID:Germanycn_com),微信小程序和APP